日光一日遊

一次不成功的出遊,究竟也算出了一趟門,聊以記之。

去日光是上週決定的。週六的早晨便早早起來,於八點半趕到越谷車站,乘八點三十五分的電車,在春日部轉東武日光觀光專線,於十點四十到達東武日光站。

東武日光觀光專線需要額外補票價 820 円,大約因為早晨,乘客並不多,而且沿途停站少,沒有太多乘客上車,車廂空了許多座位。其實不換乘也是可以的,亦不用加錢,但是需要花更多時間。

車行兩小時,沿途的田地還未播種,灰撲撲的土地沒有春意,偶爾冒出一兩片綠色的田地,不知是播種過的還是雜草。我因為起得早,有些困倦,沿途又似乎沒什麼可看的,一路上多半時候便是睡過去的。

鐵道
東武日光線的盡頭

出行之前倒也做了一點攻略,在日光市觀光網站上看到 4 月 13 日到 4 月 17 日有個彌生祭的活動,在二荒山神社。於是下了電車便往二荒山神社方向走去。

所謂彌生祭,便是三月祭,舊曆三月稱做彌生。至於為何要祭三月,這我便不清楚了,大約是春祭吧。

日光市只有一條主道,我是沿著靠河的偏道行走的。這偏道不見路人遊客,偶有一二輛車經過,與我在越谷的住處頗相似,安靜得可怖。沿途人家多關著門,家家戶戶門口皆掛著燈籠,是紅白相間的日式燈籠,於白底處印著墨色毛筆字樣的「御祭禮」三個字,又有些人家在燈籠上方插枝塑料制的粉櫻,這「御祭禮」便是為彌生祭而設吧。

燈籠
燈籠
燈籠

早晨出門的時候,越谷天氣正好,風不甚大,碧空而少雲。到了日光反而見不到日光了,雲層遮住了太陽,或是大片的蔥白或是大片的青烏,這陰鬱著的光線怕是很難拍到好照片了。

一路走著,經過一個院子,院中一座木制的花車,車頂上正有人擺弄著櫻花枝,三兩人在車邊比劃著。也是塑料制的粉櫻,與家戶門口燈籠上的形若彷彿,卻是大了許多。我看著倒是有趣,進門去拍了幾張照片,順便問了問這花車可是為彌生祭準備的,有人答應了聲。

花車

拍過幾張照片,出得門來,繼續往二荒山神社去,思量著祭典活動到底幾點開始。

行至神橋處,看看將近中午了,腹中空空如也,又見得此處有幾家飯店,不妨先吃過午飯再去遊玩。誤進一家蕎麥麪店,喚作神橋庵。本來看中的是家叫「匠」的店,打算吃一份牛排的,看牆上箭頭,以為是進門後往里走的意思,誤入後又不好意思出來,於是點了份「鳥南蠻」。

神橋倒沒上去。看神橋的景致,大約適合拍夕陽晚照,這個時間不見得好看,況且天色灰撲撲的,難得拍出美景,便不浪費這份錢了,從神橋旁的普通石橋過去。

過橋後便是入山口,石階處立著一個石塊,上書「世界遺產,日光の社寺」,由東照宮、二荒山神社與輪王寺構成。其地是德川家族及幕府的聖地,東照宮乃是德川家康的靈廟,輪王寺的大猷院是德川家光的靈廟。大猷院卻不在輪王寺內,在二荒山神社邊上。

沿石階上山,過輪王寺而不入。輪王寺正在修繕,亦是對外開放的,修繕處有一個空中迴廊,可以鳥瞰寺對面的庭院。到得山上,便見遊客多起來了,沒有了先前的荒涼之感。過輪王寺繼續上山,不過幾分鐘的腳程便到東照宮門口了。東照宮的遊客更見多了,熙熙攘攘地,舉著手機、平板電腦、或是相機,對宮前的五重塔拍照。

五重塔前拍照
五重塔前拍照的人

日本佛塔大抵四角五重,此處亦不例外。塔身紅漆木,五重四角皆掛了翡翠綠小鐘,斗栱頗為繁復,祥雲頂著塔沿,蓮花托著翹木,斗升交錯,漆著綠紅藍三色,因為年代的原因,彩漆斑駁;又有百獸踩著楣木,甚是精緻。塔門緊閉,不得登塔瞻仰,略為遺憾。

遂買票入廟,票價倒不記得了,大約千円左右。東照宮之遊玩,大抵是觀賞建築,探究歷史。或有旅行團駐留解說,日語我所不能,聽不太明白,於日本歷史又不甚了了,不過浮光掠影走馬觀花,隨了人流往里走動,及至出門時候才發現原來門口處有電子解說器出租的。

在東照宮內左右看看,於眠貓處排隊時,天竟下起了小雨,稀稀疏疏的。過了眠貓又是石階,拾級而上,轉兩道彎,便到了奧宮御寶塔。其實並不算高,不想許多遊客皆氣喘吁吁。雨下得更見大了,繞塔轉了一圈便到塔旁的亭子里避雨。

東照宮
杉樹

待到雨小些了便折返回去,出了眠貓見遊客們在圍觀著一處屋子,原來是神社結婚式。男著紋付羽織袴,女著白無垢,站立著進行一道道的儀式。屋內光線略暗,看不太明白。

神社結婚式
東照宮內神社結婚式

又在院內盤桓了此許時候,待雨小了許多後出得門來。雲層疊障,一時不見得會放晴。原本的計劃是要去一趟中禪寺湖的,這陰沈天氣,怕是拍不了碧湖,況且中禪寺湖離此又有些距離,坐公車來回便是二千円,猶豫著要不要去,還是先去二荒山神社看看,不知彌生祭是否開始了。

卻是晴天霹靂,哦,不對,這時是個陰天。到了二荒山神社才看到告示,原來這段時間里亦不是每天都有祭的,週六沒有週日卻有。不免心寒,一下沒有了遊玩的興致,只匆匆在寺內走了走,便出寺下山了。

中禪寺湖是懶得去了,彌生祭又見不到。一個人索然無味,走在街上,繞進了一處小道,不見人煙,一時竟悲從中來,不免感懷身世,只覺得孤獨寂寞。人生究竟為了什麼?一時思索不得,好想有個人能說說話。

興致已經去了,遊玩沒了心情,不得不往車站走去。及至到了車站,太陽卻出來了,又還不想回家,便繼續前行,在一處喫茶店門口的白色漆木椅上坐了休息,曬曬太陽。此時的日光梅酒般柔和,不一時便醉倒了,靠著椅背,沐著陽光,竟然睡著了。待到太陽隱匿到了雲層里才醒來,時間已是五點。在車站前的店裡買了點土產,又花去了兩千円,便坐了一趟普通電車回家。

這一日的日光之旅告一段落,不太成功,究竟也算出了一趟門,聊以記之。

東武日光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