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記、初めまして

初めまして、在日記事,記錄在日本的第一個早晨。

早晨醒來的時候,天已大亮,陽光透過窗簾,染就一片朦朧的黃,又有幾束光線鑽了簾幕的空隙射向地面,給室內憑添了幾分暖意。印象里,三四點的時候電視機突然自己打開了,播放起電視節目,我下了閣樓去關掉電視,也不知是真實還是夢境,或許只是昨晚的酒精作祟。

我一向是不喝酒的,昨晚的忘年會飲了兩杯果酒(大約是果酒吧),甜甜的溫和的誘人的味道,純度雖然很低,臉卻熱乎乎起來,人也跟著興奮了,想想還是有點尷尬的。

這是我在日本的第一個早晨。拉開窗簾,步到陽台上,陽台朝東南,正好遇著此時直射過來的太陽,整個人都暖洋洋的。天空藍得有點假,放眼望去,沒有一點雲。陽台正對著元荒川,早起的風吹拂水面,陽光灑在水上,一片一片閃爍著,波光粼粼。

我嗅了嗅外衣,還殘留著昨晚忘年會的燒烤味,裡面的毛衣亦是,便拿到陽台晾著,順便把昨晚的衣服也丟進了洗衣機,就出門去買早餐了。我那時只穿了件襯衫,外面加了件羊毛開衫,走在元荒川的堤上,寒風吹過,原來今天也是很冷的,被陽台的陽光欺騙了。不過還是先忍一忍,待買過了早餐再回家加件外套。

元荒川的堤上鋪著瀝青,靠河的一邊長滿了青草,另一邊的青草地偶爾有一片修剪過的灌木群,也是一片綠,簡直不像冬天。走在堤上,看風吹起河邊柳枝,水中倒映著柳枝飛舞。或有兩三行人經過,跑步的,牽著狗溜達的。

沿著堤向西,西邊天際倒還有幾絲雲,模模糊糊不太真切。路上遇著一片鴨子,在河邊啄著草地,我以為是誰家養的,便左右望了望,也沒見著放鴨子的人。回家的時候,這群鴨子已經換了地方,靠近我的住所附近了。忽而有只黑色的大鳥展翅飛過,倒有點鷹姿,黑乎乎的呱呱叫著,原來是烏鴉。這麼大的烏鴉我還是第一回見到,老家的烏鴉個子都小小的,哪裡會有鷹的感覺。這烏鴉落向鴨子處,驚嚇了群鴨,鴨子們撲撲翅膀跳著飛往河中了。

後來才知道這不是家鴨,是野鴨。越谷市的吉祥物便是野鴨背大蔥,是越谷挺有名的物種,大蔥我卻還沒見識到。野鴨害怕烏鴉,倒是一點都不怕人。

只可惜路還不太熟,不曾尋到吃早餐的店,又不太想過河,只得回家先晾過洗衣機里的衣服再出門了。

いいお天気ですね。初めまして。


2015.12.29 - 越谷

附注:日記者非每日記錄也,是日本記事之簡寫也。

日本 生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