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記、新年お願いします

新年假期的最後一天,沿元荒川向西北,至梅林公園,閒逛的一天記事。

平成二十八年。新年里也不曾約到人,只好一個人去逛逛商場,買點生活用品。看看也就是假期的最後一天了,簡直辜負了好時光,沒有去都內的計劃,也沒有出去遊玩的想法。越谷的天氣一向不錯,早晨起來,又是一個好天氣,直催著人出去吧出去吧。

太陽已是直射陽台的時光了,元荒川的堤上不時有跑步者經過。我攜了相機,打算沿著元荒川一直向西北,去梅林公園賞梅,也不知梅花是否已開。

元荒川已走過許多次了,家門口的這一段,有一條附溪,在堤的另一邊,河水比較淺,長滿荒草的河底已經露了出來,枯黃的一片,到底是冬天的景致,頗合「元荒」二字。元荒川本身卻是一片綠草地,烏鴉、鴿子、麻雀、野鴨便在這草叢裏啄食,全無冬日痕跡。這附溪還有一片蘆葦蕩,在靠近新平和橋的一端,風過處,蘆葦肆意搖擺,一股繁盛的荒涼。

元荒川
元荒川附屬小溪
野鴨
元荒川里的越谷吉祥物,野鴨

元荒川向西,過兩個路口,有一個神社,喚作久伊豆神社,是越谷最大的神社,據聞創建於平安時代。新年里我還不曾去過神社,正巧路過,不妨去拜祭一下。神社有一處「久伊豆神社の藤」,是有名的景點,可惜未到花開時節,不能一睹紫藤蘿風採。

去往神社的石板路,兩邊架著棚子,燒烤、炒麪、丸子、米飯,各式各樣的攤子。道路狹窄,越谷這偏僻小城也會有人擠人的情形,懐かしい。

我也買了一份玉子燒當作午餐,可惜過於甜膩,雖然在杭州這麼多年,已經適應了甜味,但是依然無法接受這份玉子燒的甜膩。旁邊的小女孩卻吃得挺開心,不時叫喚著「見て、見て」希望能引起母親的注意。

楓
去往神社的路邊,陽光照耀下的楓葉

沿著元荒川繼續向西北,有一段堤邊滿栽著櫻花樹,是謂元荒川櫻堤。這櫻花樹幹也有一人粗了,上了點年紀,黑黢黢的樹皮,光禿禿的樹枝。等到櫻花季節,漫步於這堤上,待櫻花落到肩膀上,輕輕拂去,想想也覺得浪漫。

這櫻堤頗長,走到川流拐彎處,是一片農田,在這裡斷去了櫻花樹。本以為櫻堤到此就結束了,拐過了彎,堤邊又是櫻花樹了,一直綿延著綿延著。我寫西湖時嘗嘆道「蘇堤那麼長,牽著手就感覺是一生一世了」,這櫻堤卻是可以走到來生了。

我到梅林公園時天色已晚,不一時便見著夕陽了。快到梅林時,遇著一個老爺子在河邊畫畫,畫元荒川兩岸,這時已經畫得差不多了。仔細一看,老爺子斷了左手,左邊的袖子空空蕩蕩的。我日語也不會,也只聽得懂一點簡單的詞,老爺子說話也不清楚,只是大約瞭解到他是從東京過來的。這裏又沒有其它人陪同,老爺子竟是一個人一條胳膊拖著個大箱子過來的呀。

畫
從東京來的老爺子畫元荒川兩岸

梅林公園的梅花還未盛開,原訂的賞梅計劃落了個空。其時樹上都是一點點紅色的小花蕾,初見時不免失望,入了梅林再向裏走,有幾株卻開了幾朵,亦算作是個驚喜吧,聊勝於無。

梅花
開放的梅花

天色已晚,假期的最後一天便這樣結束了,新的一年也開始了。新年、お願いします。

暮色
大袋站暮色
夕陽電軌
初到日本時拍的第一張夕陽

公司的項目終於上線了,忙了這麼些天,才剛得閒記一篇日記。小桃眾制廣而告之。

圖片使用 Flickr 管理,如果你身處中華局域網,可能無法看到圖片,請訪問備份微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