佐渡與阿賀町記

無計劃之旅途,有閒情於漫步。佐渡三日遊及阿賀町一日。

應該學一下車了,小明嘀咕道。他那時在火車上,臨時決定要去阿賀町住一晚。鐵道兩邊的稻田,多數只余枯黃的稻樁,他只偶爾抬頭瞥瞥,依舊回過來看著電腦終端里滾動的日誌,修改 Typlog 的代碼。下一站「馬下」,第一個播客節目看起來沒有問題了,小明不禁松了口氣伸了一個懶腰。

日本十一倒不放假,究竟在家呆久了,早想著出一趟遠門。原本計劃回國去新疆玩的,機票都買好了,因為辦美國簽證,護照還在美國大使館裡,不得不更改行程。去佐渡是臨時決定的,十一的早晨,感冒還未好,小明搭了電車去往秩父,打算坐一坐蒸汽機車,路途翻看地圖,見著西邊有一個離島,便想著不妨到島上一遊,由是選定了佐渡島。

這次又是一個人的旅行,小明倒也習以為常,往年亦多是一人旅,雲南游山水、西北逛沙漠、清邁騎摩托,倒是快活。亦不知是上了年紀,還是異國的孤獨,一個人出行時常會失了興致,又或許因為日本的精緻,失之疏蕩宏博,無法暢懷胸意。

佐渡一度算作流放犯人的蠻荒之地,及至金銀礦的發現,德川幕府置佐渡奉行所直領之。明治時亦曾置縣,現下稱市,屬新潟。小明於小木港入島,両津港離島,其間不過三天,山川人物歷史風貌只得一點淺薄的認識。

小木略顯荒涼,便是十一這樣的時節,到處都是中國人,這裡卻見不著幾個遊客,入境時還見著懸了中文橫幅,上書不地道的歡迎語——歡迎光臨來到佐渡。走在路上,時而可見廢棄的房屋,斑駁的牆壁,爬了一牆的藤蔓,破窗上的蛛網,網中央安靜的蜘蛛。天又陰沈沈的,飄著點細雨。尋找旅館的路上,去城山公園散步的路上,到處散漫著這份荒蕪的詩意。

房屋
蜘蛛

此番行程未曾預訂宿所。他在觀光案內所1翻閱信息,看到小木溫泉有一家「かもめ莊」便記下了。在小木遊蕩,找了一家日式料理店,點了一份天婦羅的定食作午餐。究竟背著旅行包,不太方便,飯後便去尋溫泉旅館了。

可巧還有房間。這一路皆是到了當地再找的,沒有中國遊客,又是工作日,大約因為這些緣故,總是有空房。一路的溫泉旅館,和室加早晚餐,算起來真是便宜,不過一萬多日元,最貴的一回還是去了阿賀町,倒不是佐渡島上的,也不過一萬五。早晚餐又豐富,他竟擔心起會發胖來,也是,來日本後重了十斤。

かもめ莊的老闆給了他一把雨傘,小明放過旅行包便出門散步了。

宿根木的公車卻沒有了,要到五點才有一班。他那麼喜歡破落的人,不能去宿根木的舊房子散步,頗覺遺憾。本來買了三日的公車券,看看小木的情形,車次那麼少,今日大約作廢了,只得在附近走走,坐坐たらい舟,爬城山公園,再去日和山咖啡館喝點東西。

たらい舟
城山公園

公車券要到第二日,去相川時才稍微用得多點。先是從小木坐到佐和田,於佐和田轉車去相川,到相川再坐了車去「佐渡金山」觀光。他在相川觀光案內所內查資料,問所內工作人員近處的溫泉旅館,大叔給他介紹,聽得不太懂的便用紙寫漢字,後來詢問了價格又幫他打電話給旅館,總算是確定了晚上的住所。他把包存在案內所,等公車去佐渡金山。

佐渡金山開放的坑道只有兩個,宗太夫坑與道游坑,另有別的坑是要預約的。如果只看一個坑的話,選宗太夫坑。道游坑乃明治時的現代坑,沒有太多感覺。宗太夫坑卻是幕府時期人工挖掘出的坑道,內里頗具巧工,有會動的人偶扮演當時的情景,或是轉水輪,或是敲石塊,又有做文書工作的。除卻工作情景,亦有洞內的生活再現。坑道長,一路乒乒乓乓,又有介紹工具人物的,不及細看。因為要趕著下一班公車回去,只能草草觀之。

後來才想到,如果能自己開車的話,宿根木也去得,金山坑道也可看得愜意。

回程時又去看過北澤浮游選礦場遺跡。到處都是爬山虎,綠的紅的,垂著飛碟般形狀不知名的建築上,對面卻只有綠色的,蓋滿了階梯。此處又有個技能傳承展示館,可以一睹織布的技藝。

相川
浮游選礦場遺跡
織布

晚間宿道游,其地不大,房間不多,卻皆是面海的,拉開窗簾便可見著。他回相川觀光案內所,所內的大叔幫他致電旅館,不一時便有旅館開車來接了。這家叫道游的旅館,溫泉池太小,沒有露天溫泉。かもめ莊的都有,還有桑拿房。不過都比不了在阿賀町住的福泉。

火車行到津川站,他在這一站下車。上車時刷的交通卡,這一站卻沒有刷卡口,到底是有多鄉下呀。翻看手機地圖,見到兩家溫泉旅館,他便選了福泉,因為看著似乎便宜點。

房間很大,臨窗有一處休息區,窗外便是阿賀野川。川水不息,反照著天空的藍,對面是山,長滿了杉樹,這時節還顯綠。福泉的露天溫泉亦是臨著阿賀野川,彷彿懸在山間,男湯的風景略遜於女湯,因為女湯沒人,過去參觀了一下。

相較起來,福泉的餐食亦是最豐富的。到底是新潟,產米的大縣,晚餐的天婦羅里居然有一例炸稻穗。說起來,新潟的米真是好吃,當時不覺得,他回家後才發覺,因為再吃家裡的米時覺得不好吃了。以前還覺得自己在家煮的米挺好吃的,過年時節回國吃過國內的米,這一對比便知道平日里自家煮的有多好吃了。這回佐渡與阿賀町的旅途才發覺,還有更好吃的米。

炸稻穗
炸稻穗天婦羅

到福泉時不過二點。辦了手續,旅店的姐姐領著他去房間,一路介紹各種設施,他到房間放了包,姐姐泡了茶,稍微休息一下便出門閒逛了。這姐姐會點英文,又有筆紙,聊起來還算順暢,他亦在越谷住過,小明便覺得親切了許多。

麒麟山公園卻在維護,進不得,來途的「狐の嫁入り屋敷」亦閉館,真是憾事。他在麒麟山邊望見城山橋下有個老奶奶在洗東西,一時好奇過去看看,原來是在洗板栗。兩個人便聊起了天,老奶奶提到冬天時特別誇張地直呼「怖い、怖い」,逗得他直笑。

洗板栗的老奶奶
洗板栗的老奶奶

後來聽說他一個人過來玩,並且一路都是一個人時,不免可憐起來。

阿賀町
阿賀町日常
  1. 日本各旅遊地一般都會有觀光案內所,離下車點都不遠的,建議去裏面查查旅遊信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