到昆明看看天空

在昆明,你不必刻意地逛景點,隨便走走,看看藍天,看看白雲,生活就已經足夠愜意了。

離開深圳前的幾天,每天下着雨,時而點綴兩三點,時而又傾盆如瀉。天陰沉沉的,整個人也陰沉沉的,渾身散發着一股懶洋洋的氣息,寫不了代碼,寫不了文章,每日裏只以電視與動畫度日,一口氣看完了《半澤直樹》與《Fate/Zero》。

大清早去趕飛機,在機場麥記吃早餐,忽而雷鳴,訇然乍響,又聽得麥記員工談前一天飛機延誤的事,立馬擔心航班是否會取消,結果卻是意外的準點。

到昆明後,一出機場便遇見了藍天,以及藍天裏飄着的幾團白雲。雖然睡眼矇矓,心情卻是格外好了。於是開始尋找住處,最後選定了翠湖附近的這家「昆明傾城青年旅舍」。

沿旅舍門口的公路下去,大約兩三分鍾便到翠湖公園。進門兩邊是水塘,一邊在曬塘,裸露的灰土地,縱橫耙過的格子襯衫般的幾條橫線,時而落下數只白鷺,修長的腳,修長的脖子,修長的冠羽,閒步於塘間,啄食於塘間。另一邊卻是滿池水的荷塘,也有白鷺紅嘴鷗1漫步於荷上,迫暮的時候,七八位老爺子蹲於水塘邊,手持了半臂長鏡頭的相機,正拍攝着紅嘴鷗的閒步、展翅、飛翔。

路兩邊的花壇裏種滿了三色堇2,紅黃紫白藍的底,中間染一抹深色。道兩旁隔幾步便是三五老爺子老奶奶一起,小提琴,二胡,琵琶,鼓,或是唱歌,或是戲曲。順路去九龍塘看黑天鵝,路遇一家子在公園遊玩,小姑娘又是異樣的可愛,齊劉海的直髮,扎了個馬尾,一雙黑亮的眼睛,蹦蹦跳跳着。在九龍塘喂食黑天鵝,小姑娘時而分我幾片饅頭,用以喂食天鵝或者塘裏的魚。

夕陽晚照,醉染的雲層,道兩旁的拂柳,微風吹過,襯衣也跟着擺起來,愜意快哉。

夕陽下的翠湖
夕陽下的翠湖

雲南大學離湖不遠,我是第二日中午些時候去的。校園閒逛,倒沒什麼可敘的。可是有這樣清澈的藍天,連成一片的白雲,身處何處已經無所謂了。中午的太陽稍嫌熱了點,可是當它隱在了大片的雲層裏,一時半會又不能出來,氣溫一下子就降了下來,稍稍吹點風,也不禁會打個冷噤。

太陽藏身於雲層裏,有時也憐憫世人地從縫隙裏漏幾筆光,直把雲層邊緣照得發亮,邊緣是乾乾淨淨的白,裏面卻稍顯烏青了點。

雲南大學

在昆明,我並沒有刻意地逛景點,只是隨便走走,看看藍天,看看白雲,生活就已經足夠愜意了。更多的時候,我是呆在這家「傾城青年旅舍」,在二樓的咖啡廳裏,上上網,經營一下 閱乎,或者點杯咖啡,寫幾行代碼,又或者隨便找兩三人搭幾句話。

店員都是美麗可愛的姑娘,與我同齡的,十八歲的。有姐妹,召慧、召芳,十八歲的小蓉,有酒窩的盼盼,都是賣萌的齊劉海。大家隨便聊聊,打打檯球,像熟人一般,甚至我也曾被誤會成店員了。

有在咖啡廳裏準備複試考研的女生,有開電腦看電視劇的,聊天的,看書的,打桌球的。長得異域風情的實際又是華人的普通話不太利索的英國姑娘 Alice,中文說得異常流利梳一尾辮子的荷蘭漢子 Fred,為了能發彈舌音而做手術矯正舌頭的俄羅斯老頭安德烈。向晚的時候,甚至還有西藏來的喇嘛過來吃飯聊天。

我時常在想我是內向的還是外向的,彷彿沒有定數。有時羞於與人相談,有時又相談甚歡。今晚是在昆明的最後一晚,明天就去 大理 了。但是,也許明早我又決定先不走了,誰知道呢!


Extra Tips:

  1. 昆明的公共交通不好,很難等到公交車
  2. 昆明的飯菜裏常有薄荷,如果不喜歡,記得提前說
  3. 昆明氣候偏乾燥,從溼潤地過來的人注意保溼

  1. 紅嘴鷗是昆明冬季的一大特色,現在正是紅嘴鷗離開昆明的時間。

  2. 有一個生物學的博士同學真好,每每遇到不認識的植物,拍照問問總能得到正確答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