雲想霓裳•一曲尤唱

武漢大學第十九屆金秋藝術節,一件件的服飾飄然過,流光溢彩的曼妙,掠影浮過般不著一絲痕跡。

屬於伶人的舞台,一段段的俳優,光艷的兩瓣緋紅胭脂夾住瓊瑤鼻,走過,唱了,笑了,袖子遮住了嘴……幾千年的事,人已經散了,舞台還在,可是換了主人。

還是殘留有幾息時間的落影,《國韻》,《漢韻》在「雲想霓裳」的舞台傳唱,傳唱這千年的文明。然而是一種不落實的空嘆,也有掌聲,帶些敷衍的意思,只有本系的人是會心的出於肺腑。

這已經是武大第十九屆金秋藝術節了。一件件的服飾飄然過,流光溢彩的曼妙,掠影浮過般不著一絲痕跡。古典的,摩登的,詩意潺潺的,情意綿綿的;主旋律永遠的男女搭檔的愛戀,一對對地走上T台,一對對地退下場來,伴著台下的掌聲啪啪啪啪。也有個別例的。

全場第一次的轟動由新聞傳播學院締造,叫作《Transform》。主持人的聲音淹沒於尖叫聲的洪荒里,顯得無情而且無辜。舞台前的記者團,觀眾席後排的歡呼者,大約都是新聞學院的吧,轟轟烈烈地熱鬧著,尖叫著,吶喊著,噼里啪啦的。中間卻是嘈雜--可是夠了,足以威懾全場。

然後是第二波,《Scent of a woman》—— 藝術院的。也就是上一屆棄權比賽的學院。主持人的介紹很有必要一提,演員陣容頗為強大,一個個的全國甚麼甚麼的小姐,頭銜很響,震聾了耳朵,所以聽得並太清楚。走馬的表演過,留給人最深的印象是演員的笑容,也是全場唯一戴有表情的組合。也不是說其他人就沒了表情,他們是那種嚴峻的,淡漠的,毫無情緒的表情,感覺上隔得很近離得很遠,空落落的心緒。自然可以預見,這一組便是今晚的冠軍。

也有令人悵惘的,例如《Dream Autumn》,名字很好,然而也只能名字起得好,很可惜並沒能表現出多少秋韻。音樂倒是配得不錯,沒有斷弦。一陣陣的轟隆,啪啪啪啪,是雷聲,彷彿這就是秋的氣候。

快到曲終的表演顯得乏味,是一種冗長的單調,絮絮叨叨的蹩腳的續集。我看著看著,便睡眼惺忪了。觀眾席上,扎堆兒閒聊著,也有玩手機了,大家做自己的事,偶爾地瞟上兩眼。

我那時一直覺得歷史學院的《喚醒》做得很好,可惜分數不太高。與學院相關,他們的服飾秀展現的是歷史,不是中國的歷史,沒有龍袍。埃及的,希臘的,羅馬的幾點滄桑;有法老,也有神話,最後阿波羅載著達芙妮離開了,留下空蕩的博物館裡的哀嘆。挺有意境的。我倒記得他們學院的口號,“歷史學院,喚醒經典,爭奇鬥艷,魅力無限”,我自己並不是歷史學院的人。

曲終了,人散了,都走了。一簾幕布,空寂的舞台,台上的散落的五色屑兒;熱鬧過,一切都沈寂了。然而並沒有頒奬,對於台下的人倒沒甚麼。屬於舞台的名次、榮譽就留在舞台上吧,下了舞台就是生活 —— 生活經不起榮耀。

schoo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