利器拾遺

閒話利器訪談未曾細說之事,兼論其它。

利器訪談一文已發,倘有興趣,或可觀於利器官網,這裡不再贅述,單表未曾暢言者。

或有言我之責微信甚矣,國外的網站,譬如臉書等亦是封閉以極。倒並非我有意袒護,我從來不曾喜歡過臉書,「微信臉書,一丘之貉」。不過因為是中文世界,談一個不存在的網站並沒有什麼意義。有一篇稿子一直在草稿箱里,標題寫作《越來越討厭的世界》,談及互聯網,我以為便是社交網絡開始流行之時,互聯網變得越來越討厭;而在中文互聯網,便是 Google 退出中國之時。

大抵大清的魂魄還在,閉關鎖國與文字獄還昌盛,先生們謹小慎微,吾日三省吾身,不敢言語出格。便是如此,倘有小子們擔心,先生這話怕是得收快遞了。更有聰明人學了大清,做起公司來,一路斬妖除魔順風順水,由是封了神。神說:要蒙蔽世人的雙眼。於是 T 家屏蔽 A 家,A 家也屏蔽起 T 家。直把互聯網最精髓之所在——超鏈接——毀於一旦。

中文世界最大的悲劇便是封閉。從國家到公司,從公司到個人,都在打造圍牆,建起一個又一個圈子。

這是在社交網絡流行之後的事了,此前的互聯網還是挺可愛的。又或許是因為上網的人多了,圈養的視野究竟不算遼闊,便多出許多詫異之事來。

前些時日,也就是五月二十日的晚上,有一位姓張的公子,名喚向東者發了一條微博:

要一個道歉:今天乘CZ3157 從深回京。鄰座三次在飛行中開手機,空乘警告一次,之後又開,我勸阻後罵我說有病。空乘已按規定教育,個人要求她書面道歉。她開始不承認罵我,一會兒又說大兄弟算了。但不道歉。請大家轉轉,我就要一個正式的道歉。謝謝大家,無以為報,做自行車的就送三輛後街2017外變速版吧,[email protected]

下面又有該女士的照片。

確實駭人聽聞,我單知道可以在網上批評某一類人的,譬如中國的某類老人家。又或是怒斥強權,一邊健身一邊控訴幾個委員書記之類。此番號召眾人去人肉一個平民女子,還是第一次見(也許是我孤陋寡聞)。我便瞅了瞅張公子,簡直嚇了一跳,畢竟二百多萬粉絲,一般人是得罪不起的。

粉絲這麼多,不去與強權作鬥爭便罷了,好好掙粉絲的錢就好。咦。我再看一眼,不免不懷好意起來,只覺得張公子咧著嘴嘲笑我道:「我這不正是在掙粉絲的錢嘛」。

粉絲是一個很奇妙的存在,明星們的粉絲便已經很可怕了,比如你去說一點鹿晗的不好試試。更可怕的乃是宗教的粉絲,所以我才希望一個沒有宗教的世界。

悲憤事十之八九,能言者不過七五三二一,借著這個悲痛的日子,說一點無傷大雅的閒話罷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