煙花八月

如果整個夏日只看一場花火大會的話,看大曲煙花便可。

日本的夏夜,煩悶、躁動以及荷爾蒙的不安分,輕易地消散在了一場又一場的煙花裡。夏日的花火大會大抵七月始而九月終,最盛當在八月。從南到北,從東到西。即使是我生活的小城越谷,亦有屬於自己的花火大會。

卻是在看過大曲競技煙花後,忽覺之前看過的煙花都不值一哂。如果整個夏日只看一場花火大會的話,看大曲煙花便可。

是 Fonda 組織的,同行五人,週六(8.26)的清早,乘新幹線從東京到盛岡,在盛岡吃過午餐後再租車至大曲。大曲市卻是沒有的,與別的町村合併後稱大仙市。花火大會的會場位於雄物川河川綠地公園,鋪了滿地的木板被分隔成一塊塊,編了座位號售賣。聽聞有七十多萬觀眾,來自五湖四海卻聚於河川一小塊,這在東京倒沒有什麼,放在鄉間卻是一個挑戰。

我們一行到駐車場時大約四點。駐車場在一片田間,早有許多車停於此,支了帳篷,一家子吃點東西聊聊天。邊上都是水稻田,抽了穗從桿里拋出,這時節還顯青綠,未到收穫的季節。一塊塊水稻田相接,直到世界的盡頭。田間風光醉人,我時常想著,以後上了年紀到鄉下種種地倒是不錯的選擇。

駐車場
水稻
世界盡頭的田野

大曲花火有晝花火與夜花火。白天里的煙花是煙的主角,夜間便是光了。五點半準時開始,那時我們已經坐在席位上了,伴著砰砰爆裂聲,幾條彩煙在空中盤旋,勾畫出不同的形態。紅的黃的綠的紫的白的煙打著轉流淌著,或如龍,或似蛛,更有如哈利波特里的攝魂怪的,簡直嚇死人。每一發煙花皆有自己的名字,只記得一發名字裡帶日落的,恰在日落時綻放,夕陽落在對面的遠山裡,待到晚照已逝,這一束煙花便結束了。

夜晚的花火在幾十束煙花的齊放中開始,地上如泉般一直噴發著,交著叉閃耀著白光,並不太高,又有沖天的煙花在夜幕里飛灑。開場結束,後來的煙花便是參賽作品,分兩類,稱「10號玉の部」和「創造花火の部」。10號玉只兩發巨大的煙花,在天幕里開出大花,因為坐得近,整個眼睛都裝不下,只覺宏偉。而創造花火卻是另一番景象,每一次都不相同每一次都有自己的韻味。10號玉與創造花火交相綻放,一時雄偉,一時新奇。

創造花火伴隨音樂起舞,舞隨音樂的節奏,奏出各式光影。在這創造花火里,才見到許多不曾見過的煙花樣式。除卻一般圓盤式的,亦有流金般在夜色里滑落的,在空中划出金色如髮長絲的,又有照明彈似定在空中發出耀眼白光的,還有身懷武當梯雲縱功夫的,在爆裂處再向上發射一枚煙花,更有許多力有不逮描寫不出的。即使是圓盤式,亦有不一樣的創造,譬如在綻放時繞圓盤,在外圍按時針依次點亮一圈。創造花火無愧於創造二字。最喜歡的當屬《命運》,背景便是貝多芬的命運交響曲,節奏頗快,煙花也跟著激烈許多。

綻放的煙花
綻放的煙花
綻放的煙花
水彩的煙花
星雲的煙花
生命的煙花
星系的煙花
精靈的煙花
梵高的煙花

注:煙花照片爲相機直出 JPEG,未修圖

中場與終場的煙花都是官方準備的,不是參賽作品,如果要用一個詞來形容的話,應該是豪奢。沿著河,在對岸轟炸著,那長長的一排,搖著頭也看不盡,真正的目不暇接。終場煙花結束後,在場的觀眾舉起螢光棒揮舞,原來還有這樣一出,我們竟不知曉,不是合格的觀眾。

也只好拿著手機揮一揮。


煙花的拍攝需要許多準備,又要三腳架又要快門線又要遮光布,我因為懶,便手持拍攝,正經的煙花效果是拍不好的,卻能拍出另外一番美。有一回在觀江戶川花火時無意拍到的,將煙花拍出了星空的感覺。後來細細琢磨了一下,總結出幾個要點。

江戶川煙花
江戶川煙花,如星空一般
  • 減少曝光,將曝光補償調爲負值
  • 盡量拍攝煙花的後半期
  • 避免被前面的煙花與後面的煙花干擾
  • 利用前面煙花的背景煙,營造雲的感覺
  • 可以調節冷色白平衡,讓背景煙看起來更乾淨

但是你並不能知曉下一發煙花的樣子,所以只管多拍,總會有驚喜出現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