東北偏北,漠河之美

元旦過後,與魚一起去漠河遊玩,流水賬般的遊記,以及照片里的雪景。

車廂里的溫度稍嫌高了,羽絨衣是不能穿的,即使只是襯衫外加一件單薄的羊絨毛衣,也有點熱得喘不過氣來。清晨醒來的時候,車窗內側卻還是結冰了,窗沿邊一層白色小丘,凹下去又凸起來,圍著一圈透明膠似的冰凍。窗外幾處房屋,天色尚早,再過一些時候便是炊煙裊裊,隔著模糊的車窗望去,彷彿舊電影的質感。

結冰的車窗
結冰的車窗 by iPhone 6

我已經好久沒有坐過熬夜的硬座了,彷彿睡著了,又彷彿一直醒著,睡眠當然是一個問題,但是還可以接受。最大的問題是總有人在車廂里吸煙,真是討厭,可是這種火車不像高鐵動車一樣是禁煙的,沒有辦法。返程的時候改乘飛機,第一次坐了中國產的螺旋槳民航飛機。暮色里的古蓮機場,藍色的天幕,黃色的照明,手機隨手拍一張也很有感覺的樣子。

漠河飛往哈爾濱的飛機
漠河飛往哈爾濱的中國產螺旋槳民航飛機 by iPhone 6,無修圖

魚邀我去漠河時已經臨近出發時間了。中午上海飛哈爾濱,當晚便乘火車哈爾濱到漠河。我們那時在火車站候車,兩個登山包彼此靠著放在地上,魚去買雪糕回來時遇到了接下來一起玩耍的小夥伴。他們來找人拼車,正好我們一點攻略都沒有做,沒有訂車,沒有訂住處,自然欣然應允了。我一向沒有做攻略的習慣,觀光而已,到目的地後自然什麼信息都會有的,這也是以往的經驗。但是有提前訂好的車,還是能省去不少事。

這一天都是在交通工具上度過的。火車到達漠河後,大家在車站匯合,馬上就坐上聯繫好的汽車奔赴北極村,簡直一刻也不肯停歇。雖然黑乎乎的,一吃完晚飯,大家便往江邊跑。江邊有一個廣場,叫北極廣場,一排冰雕的牆與門立在一旁,未完成的雕塑落坐在中間,另一側的冰雕彷彿祭壇,第二天一早便吸引著一波波遊人在其下拍照。北極廣場亦是我們次日的第一站觀光點。

北極廣場的江雪
清晨江邊遠眺,陽光下閃爍的白雪 by iPhone 6

漠河的雪很奇怪,像乾麵粉一般,揉不成團。一顆一顆的,在陽光下閃耀著。根本沒有辦法打雪仗,只能戲水一樣,向前拋撒,白麵般散開又落到地上。

上午的時光都在北極村的各處景點閒逛,拍拍照。跑去江上,到國界線拍照留戀。江對岸便是俄羅斯,竪直的陡峭,與這邊的風光全然不同。立著的山,黑白的參差,像國畫的潑墨。

中午便趕到龍江第一灣,其時已經餓透了,在東北唯一一次吃得特別乾淨的一餐。大家上廁所,外表典雅的廁所,裡面沒有馬桶,屎尿直接落下,冰淇淋一般立起,大家都惡趣味地拍照。可是卻放過了這廁所外的白樺樹,倒下的樹枝與站著的樹枝合成的幾何形態。

白樺樹的幾何形態
白樺樹的幾何形態 by iPhone 6

龍江第一灣的主題是登山。山並不算高,沿著台階很容易便上去了。上山時還天氣還好,可是在快要登頂時卻狂風大作,雪粉飛舞,眼前的景色會隔了一層白色簾幕的遮掩。等到下山時,天色已經黯淡下來了。今晚還要趕去北紅村,據說這才是最北的村子。

龍江第一灣登山
龍江第一灣登山 by iPhone 6

日間行車已經過於驚心了,不曾想夜間更是動魄。公路被白雪覆蓋著,中間是兩條被車碾壓實的雪道,兩側還是蓬松的高聳的雪層,隔一段路後出現一條分叉的實線,是兩車相遇時要用到的。遠遠地看到對面有車開過來,然後便在分叉道上停著,等對面的車通過後再繼續前行。

其間便出了一次意外,沒有匯車線,我們的車開到了邊上的雪層里,怎麼使力都開不出來,大家只好下車推車。可是夜間的經歷卻全然不同,不需要我們出力,只是一顆心懸著,不安,緊張,與激動。

車到最北點時已經黑得不像樣了。有一個石塊落在這裡,寫著「找到北了」,我們到這裡時還有遊客在石塊處拍照。師傅要從此處下江,在江冰上行駛。下江處很是陡峭,我們都下了車,車向前開去,車頭開始下傾,車輪已經停止旋轉,像坐滑梯一樣,整個車滑下江去,整個心都跟著顫抖。我們自己走下雪坡時都緊張死了,何況是開車。


北紅村是個沒有 Wi-Fi 的小村子。吃過晚飯後,大家去小賣部買雪糕吃,凍山楂,藍梅酒,晚上玩乾瞪眼時的食物。裕買了煙火,說要晚上放。

北紅村的清晨
北紅村的清晨,炊煙裊裊 by iPhone 6 無修圖

正好是農歷十五,蟹色天幕里一輪圓月,幾點星光,可惜沒有璀璨銀河。魚與勳架好了相機,調整曝光,先拍拍冷月當作測試。裕早已準備好了煙火,它靜靜躺在雪地裡,只待燃起的那一刻。

五,四,三,二,一。一束光射向天空,訇然迸裂,化作一圈又一圈紅黃火星從中心四處散開,然後又隱沒在了天色里。一顆,兩顆,煙火衝上半空,又消散得不著蹤跡,才剛開始就已經結束了。

去看他們的拍照,雖然精心準備了,結果沒有出彩的照片。煙火時間太短,一瞬而逝,可是人窮志短,燒不起這個錢,只得作罷。


次日的行程,到白樺林,我終於使用上了我的相機。一邊哼著樸樹的「白樺林」一邊到處拍拍。

白樺林的天空
白樺林的天空 by Olympus EP 5
白樺林的閃爍
白樺林的閃爍 by Olympus EP 5
白樺林里的雯
白樺林里的雯 by Olympus EP 5

「雪依然在下,那天空依然安祥,年輕的人們,消失在白樺林」


我沒有記日記的習慣,遊記又總是拖著,等到快要忘卻時才流水賬般記錄下來。整理照片,跟隨照片去回憶。魚卻會記日記,他有一個 Moleskine 的筆記本,筆記本設計好了一天記一頁的日記。晚上的時候,他一邊回憶著行程,一邊記錄著,很快一頁紙便用完了,接著分配給明天的紙也用完了。

魚向姑娘們展示照片
魚向姑娘們展示照片 by iPhone 6

想一想,確實發生了好多事,可是於我而言並沒有深邃的感悟,我也並不需要深邃的感悟。親眼看看這個世界就已經足夠了。

日出在雪地公路上
日出在雪地公路上 by Olympus EP 5
雪地公路上的汽車
雪地公路上的汽車 by Olympus EP 5

照片里留下的只是河山裡的片段,更多的景色留在了腦海裡,自動美化著,又或者遺忘著,時間走得太快,來不及道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