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熟這種病

成熟卻讓你失去了較真的勇氣,總是在關鍵時刻提醒著你:這樣做又有什麼用呢?

你這樣做又有什麼用呢?這在天朝算個什麼事!

你時常能聽到這樣的聲音吧?或許你就是這聲音的吟誦者。你一點一點長大,失去了好奇心,失去了探索欲,妥協1,退讓,連帶着連別人的反抗也要嗤之以鼻了。你把這叫成熟2

哦,這說的不是你,也許是我,未來的我。請你不要介懷。我時常擔心自己也會麻木,需要點自我暗示。有時想想,其實有點多餘,因爲我經常能被稱作幼稚呢!


昨天 @chloerei 提了一句「自己不做,还要泼别人冷水」。這說的是 V2EX 上的一篇帖子,我向工业信息化部发了一份申诉,为了 GitHub

其實我並不知道 GitHub 又出問題了,因爲之前出過一次,已經把 fastly 的 CDN 加入到代理列表裏了。可惜沒有邁出投訴的一步。無論如何,有人邁出了這一步,而後還有附議者,總是叫人高興的。

於這幸事之中又不免打擊之言——「我不怀疑,肯定无效」。

也許吧。即使是徒勞的反抗,但那又怎麼樣!有些事的意義不在於做成功了,而在於做的過程。更何況,我是相信有效果的。

你可能不是第一个申诉,但也不会是最后一个。

这句评论颇有点巴士运动3的味道,因为「帕克斯不是第一位在巴士上拒絕讓座給白人的黑人」。Rosa Parks4 在当时也不是名人,与「李开复、周鸿祎」更是没得比。

稍晚些時候,收到 rnw.org 的採訪郵件,詢問我對 GitHub 被屏蔽一事的看法,以及此事對我的影響。因爲忙於寫一個庫,沒能及時回覆,深表歉意。


這件事倒讓我想起之前的每日投诉电信计划了,是關於中國電信在網頁中插廣告的事。結果挺好的,中國電信停止向寬帶用戶推送第三方廣告。(那電信自己的呢?,存疑。)

雖然我不能肯定自己起到了什麼作用,恐怕主要還是靠 @Fenng 等關注者多的人,因爲名人的影響力在那裏嘛。但是做過了,而且堅持了那麼久,還是挺開心的,當作形爲藝術罷。

這過程裏,傷害了不少客服的心,頗過意不去。也收穫了詆譭與讚譽。譭之者不過言「蚍蜉撼大樹」,仿佛我不知道似的。


知乎有一句廣告辭——認真你就贏了。深得我心。成熟卻讓你失去了較真的勇氣,總是在關鍵時刻提醒著你:這樣做又有什麼用呢?更何況,還有「被送快遞」的風險。

政治味稍微多了點,談一個更生活化的例子。比如說智能手機,即使你一遍遍地教過了父母,但是他們依然手足無措。你給一個小孩子玩,什麼都不用教,過會兒他就會用了,即使他還不識字。

小孩子無所畏懼,拿到手上左按按右按按,按得多了也就會了。但是父母不會,他們從不左按右按,總是依照你所教的步驟一步一步按下去,還總是擔心按錯了。這就是成熟病呀。他們不曾想,即使按錯了也沒什麼大不了的。正如你想多了一樣,「查水表」這種事並不會輕易發生。

你看,雖然我寫得一塌糊涂,完全不知所云,但是仍然有發表出來的勇氣,也見得暫未患這成熟病了。最後送上顾城的一首詩,望君喜歡。

天是灰色的
路是灰色的
楼是灰色的
雨是灰色的
在一片死灰中
走过两个孩子
一个鲜红
一个淡绿


  1. 中文妥協一詞與英文 compromise 頗不相同,中文的妥協更多時候只是一方的退讓。

  2. 當我談成熟時,這個成熟只限定於本文的意義。它是非普適的,亦不是你認爲的意義。

  3. The Montgomery Bus Boycott, a seminal event in the U.S. civil rights movement, was a political and social protest campaign against the policy of racial segregation on the public transit system of Montgomery, Alabama.

  4. Rosa Louise McCauley Parks was an African-American civil rights activist, whom the United States Congress called "the first lady of civil rights" and "the mother of the freedom movement".

though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