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明的胡言

摘錄一點自己的 Twitter 言論,聊以充數。

翻閱自己的 Twitter,發現有一些還是挺有意思的,故摘錄整理之,聊以充數。

日常篇

有朋友拍了許多照片,想挑一張發到 Instagram 上,正猶豫著,我便給了點自己的意見。

「我覺得白色的這個比較好。」

朋友故意嫌棄道:「不選這張。」

「哦,那至少算是幫你排除了一個選項。」


在淺草逛的時候,有一家店的台灣店員好可愛,想去搭訕又不好意思。正好有個中國客人過來詢問「請問這個是單賣的嗎?」

我便嘟噥了一句「這個不是丹麥的,是日本的。」


在 CEO 家裡玩時,談到夢想。

小靜姐姐道:「我以前的夢想是做徐太太,隨便走到一家店裡,這個這個還有這個都包起來。」

我便告訴她「現在差不多也做到了。」

「……」

「每天不是在亞馬遜上買到手軟麼?雖然不是買給自己的。」


有朋友說「我老婆都不知道我掙多少錢。」

我也回道「我老婆也不知道我掙多少錢。」


有朋友正在生氣,於是有人問道:「今天誰得罪她了?」

「沒有人啊。」

「...」

「得罪她的的都不是人。」


一起開車出去玩時,有朋友暈車:

「最好不要讓他看,他會暈。」

「嗯,這個車禁不起吐。」


新買了件衣服,有人問道:

「你這件衣服是自己的錢買的嗎?」

「不是。已經花出去了,不是我的錢了。」


以前沒有女朋友的時候,被人問道:

「你為什麼總是關注別人的女朋友?」

「自己沒有呀,只好關注別人的。」

言論篇

程序員的事能算偷麼?那是爬。

G20 到底是敵人還是朋友啊?一會兒要備戰一會兒要喜迎。

我單知道飛盤是給狗玩的,沒想到人也可以玩。

群眾的眼光要麼是雪亮的要麼是盲目。

喜歡的就叫姊姊,不喜歡的就叫大嬸。

每次見到 豆郵(1) 都好興奮,結果打開一看,是豆瓣發來的。

我一個澡從 2015 年洗到了 2016 年。

國內大公司的設計師大多都獲得過小紅點設計獎。

翻看郵件,發現有人寫郵件,第一句話居然也是「在嗎」

我叫小明,我的人生充滿了段子,這一點從我的名字就可以看出來。

日西篇

最近談戀愛了,不免想曬曬生活里的俏皮話。

和女友在上海分別時,女友被問到生肖時答道「我屬猴的」,我便接道「那和上海還是挺有緣的」。

女友早起看了看鏡子,嫌臉腫,道「今天不想拍照,好醜啊」。我便安慰她「嗯,鏡頭不好,如果把鏡頭換成我的眼睛就漂亮了」。

女友背著包去結賬,我空手坐在沙發上等她。服務生都用很奇怪的眼神看著我,彷彿在說,看著也不像小白臉啊。


女友說:「你好像 gay 啊!」

我答:「是啊,我就是 gay,我是你的 gay。」


一起出去旅遊,回來後查看相機。

我說:「相機里都是你的照片,沒有風景照,發不了 Instagram 了。」

女友表示無賴:「…」

我道:「你就是我全部的風景,但是我不想和別人分享。」


女友早晨發消息過來:

「昨天做惡夢了。」

「夢到什麼了?」

「不記得了。」

「我也做惡夢了。」

「夢到什麼了?」

「沒有夢到你就是惡夢。」

經歷篇

初中時候的操場是煤渣跑道,晨練下來整個鼻子里都是煤灰,黑黢黢的。後來我就養成了早上一定要遲到的好習慣。

我在 2013 年的時候打算來次環球旅行,剛游到廈門就被朋友叫去他們公司了,於是我的環球旅行就結束了。

隔了半年,覺得沒什麼可以做的就離開了。於是改成環遊中國,從雲南到成都,再飛北京,去西北,行至敦煌,打算去新疆。就在將去新疆的前天發生了砍人事件,於是中斷了行程,結束了環中國之旅。

生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