列車上的女子

去歲回鄉記事,列車上座位對面的陌生女子。

「程序員都挺宅的,情商也低」,對面的女子如是說道。

我不記得爲何會同她聊天了,假使沒有開口,一切都是如此美好,不免有些後悔起來,真希望留在心裏的依舊是一個美麗的陌生人

西行的火車滿載著回鄉過年的人,高鐵的過道裏也站滿了。可巧我竟買到了一張坐票。每年都嘮叨著今年春節不要回家,懶得見那些個討厭的親戚,結果每年還是會回去。很不湊巧,又買到了車票。

是一個靠窗的位置,向左瞥一眼便見著窗外景緻了。天色不太好,窗外風景隔了一層灰色簾幕便暗淡了許多。

坐在對面的女子低頭玩著手機,雖然是短髮,流海還是遮住了臉,於偏左處分開來,見著了鼻尖。頭髮沒有染色,只是黑,無情的黑,流水一般垂著。她著一身黑色毛衣,分辨不出紋路,領口豎著,緊緊圍著脖子,直與黑色短髮融爲一體。

偶爾擡頭的時候,見著了她的顏,略帶輕妝,兩頰便顯得粉嫩粉嫩,雙脣點綴,亦是偏粉色的胭脂。鼻樑上架著一副黑框眼鏡,稍顯方正,隔著眼鏡,看不太真切。也許是見著了什麼好笑的訊息,她嘴角微微翹起,於嘴角邊見著了淺淺的兩點酒窩。

後來是如何開始聊天的,細細回想,也是枉然。我那時正看著《老殘遊記》,這一章正巧是璵姑見子平。

那女子嫣然一笑,秋波流媚,向子平睇了一眼。子平覺得翠眉含嬌,丹脣啓秀,又似有一陣幽香沁入肌骨,不禁神魂飄蕩。那女子伸出一隻白如玉軟如棉的手來,隔著炕桌子,握著子平的手,握住了之後,說道:「請問先生:這個時候比你少年在書房裏貴業師握住你的手『撲作教刑』的時候何如?」

起先卻也聊了些時間,不過些閑話,後來聊到職業的時候,我告訴她我是程序員。她看了我一眼,說道「程序員都挺宅的,情商也低。」

我笑了笑,沒有說話。

正好火車駛出了山洞,我便轉頭看了看窗外,還是一般的天色,枯黃的農田夾在兩山之間,遠處是一片雲層,厚厚的陰沈著臉,遮住了陽光,可是一時又不似要下雨的樣子,只管這樣陰沈著陰沈著。

gir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