談藥

藥字,上草下樂。草爲意部,樂爲聲部。大陸簡化藥作「药」,上草下約,從約聲。

本擬作「藥字的研究」,不過一時興致,觀 Bing 談《簡化字、日本語漢字和正體字》忽而想到的。到底心虛,故未敢妄言研究,且作談資罷了。

英文藥字作 drug,以醫人以害人也。或言藥字當作 medicine,便是醫人良方了,無毒品之意,而 medicine 又有巫術之意,彷彿驅鬼的道士畫個符咒燒晝了兌水喝。噫,不料竟頗得中華傳統精髓。

常言道是藥三分毒,作 drug 亦未嘗不可,便如那嗎啡,作藥使得,作毒亦使得。且待我藥死那武大郎,來與官人相歡:

那張驢儿把毒藥放在羊肚儿湯里,實指望藥死了你,要霸占我為妻。

昔者,神農嚐百草以爲藥也,而未知後世鳥獸魚蟲亦可入藥。是故,藥字作了個草頭,及至東壁先生作《本草綱目》仍以草爲藥之上賓。中華之藥或譯爲 herb 更爲合適。

藥字,上草下樂。草爲意部,樂爲聲部。咦。樂字是聲部?何以樂音 yuè,藥音 yào 呢?

廣韻藥字「以灼切,以母藥韻」,中原音韻「影母蕭豪韻」,換作普通話,大抵 yao 音。廣韻樂字「五敎切,疑母效韻」近似 yao 音,又有音「五角切,疑母 覺韻」近似 yue 音;中原音韻樂字收錄頗多音,中有「影母蕭豪韻」與藥一般。由是觀之,「樂」確爲「藥」字音部。

何以現代發音便不相同了呢?便是普通話正韻擇音的問題了,沒能選擇恰當的標準音。比如我們家鄉話裏,藥樂便近似同音,大約 yo 音,陽平偏上聲。家鄉話裏「樂」作快樂之意時大約 lo 音,陽平偏去聲,近於洪武正韻音「歷各切 入聲六藥 洛小韻」。其實「音樂」之音,亦有不少人言「yin lo」。

大陸簡化藥作「药」,上草下約,從約聲,這便很奇妙了。現代音「約」多用 yuē 音,約會嘛,不過口語 yāo 音有所保留,偶爾還能聽見。廣韻約字「於笑切 要小韻」或「於略切 約小韻,影母藥韻」,咦,竟是「影母藥韻」。中原音韻作「影母蕭豪韻」,與藥字同音。算是認真研究後做的「藥」字的簡化,不料「約」字又被正韻爲 yuē 了,頗爲可惜。

忽而想到「藥药」聲部「樂約」單看作聲符不免浪費了。料想一個人生病了,必定痛苦,吃了藥,病好了,不亦「樂」乎。這樣說來,鴉片還真是好藥,令人快樂的草呀。大陸簡化「药」,彷彿催促着你按時吃药,便是與醫生作了約定般。

以上乃愚之亂語,非學術研究,諸君自辨。

chines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