冰與火之歌寧夏記

白雪紛飛的蘇峪口,烈日灼灼的沙坡頭,這是寧夏的冰與火之歌。

我未曾想過要帶厚一點的衣服出門。深圳的春天陽光和煦,西南也是一片明媚,後來輾轉成都北京,又是怡人天氣。畢竟入夏了嘛。也不知是幸運還是不幸,在這五月天裏竟然遇到落雪。倒是賞心美景,只嫌衣着單薄。

早晨的時候,銀川還有幾點陽光。從客棧出發,乘公車轉遊二線去賀蘭山觀岩畫。但是一直等不到遊二線公車,正巧有輛包車經過,問我去哪裏,便捎上了我。同車的四位要去蘇峪口,我便修改了行程,隨他們去蘇峪口國家森林公園了。

蘇峪口這邊的山也是賀蘭山脈的一部分,與昨日見到的賀蘭山不同,蘇峪口的山披了綠,全然沒有荒涼之感。

我們一行人買過票,乘景區公車進去,到松濤山莊下車。第一站是崖壁棧道,崖壁者名不虛實,整個棧道由鋼筋水泥澆築於山壁之上,據聞全長五千兩百米,隨山脈蜿蜒盤旋,可惜最頂處封鎖着,不讓上去。

走在棧道上,一級級階梯時而平緩時而陡峭。行不多時,忽然有幾點冰粒打到臉上,涼颼颼的,隨階梯而上,不一時便見着稀稀落落下着的霰雪了。他們有三人不太想往上爬了,半山涼亭處便停下來了,只留我與另一人繼續登高。山風瑟瑟,越往上爬雪籽下得越大,而遊客紛紛留照合影,只怕也拍不出什麼風景。

岩壁上偶爾點綴的幾朵白色小花,黃色花蕊,綠葉襯托,旁邊是破壁而出的幾株小松,還有石上落着的霰雪冰粒。這樣的小景被多數遊客忽略了,這許多的小驚喜卻給我的登山憑添了幾分樂趣。

岩壁上的幾朵小花
岩壁上偶爾點綴的幾朵白色小花

可惜最頂端的棧道一直不曾開放,我們到開放路段的最頂處時,正好開始封山。隨手拍拍雪景,拍松針上的落雪,可惜效果並不太好。

下棧道後,霰雪便停了。我們隨後匯合,又去登青松嶺,到半山時又開始下雪。這一次便不是雪籽了,已經化作了雪花。到得青松嶺正是雪花極盛之時,成片成片地在風中飛舞。只恨自己攝影技術太爛,只恨自己攝影器材普通,拍不了此情此景。隨手拍拍,昏暗的畫面裏幾個白點,實在不像話。也只是隨手拍拍,手便冰冷了,大家都不曾料到,單薄的兩件衣服,直凍得哆嗦。

青松嶺邊上有一處號爲天下第一橋,懸在兩山之間,在這風雪中飄搖。

從青松嶺下山,走另一邊的櫻桃谷,看漫山櫻花,看雪花飛舞,才覺得此番沒有白來。石階兩邊櫻花盛開,正是雪色花瓣,透露幾筆粉嫩。谷裏風亂,雪花橫飛,甚至時而斜上,往高空飛去。櫻白,雪白,漫山飛舞的白。傅真寫博客說有些景色無法描述,需要照片來述說。可是還有一些景色需要親自體驗,它是動態的,相片的靜態無法體現出它的美。也許只是我無法拍出來。

櫻桃谷漫山櫻花
櫻桃谷漫山櫻花

讀書的時候,到櫻花盛開時,風聞武大櫻花之名的遊客紛紛趕過來,直把校園擠得水泄不通,那時沒有賞櫻的興致。而此刻,在武大櫻花早已謝去時,在這西北,在這雪中,觀賞雪花點綴着的櫻花,頓覺心曠神怡。

櫻花與雪花
雪花點綴着的櫻花

櫻桃谷又是一段長路,上坡下坡,走了許久終於出得山來,正好在公路上遇到回程的大巴。這一路,也不知走過了多少級階梯,怕是不下萬級吧。此番蘇峪口之旅便是寧夏的冰之歌。


寧夏素有塞上江南的美稱,載我們去沙坡頭的司機道:「天下黃河富寧夏首富中衛。」此言確實不虛。假使氣候不這麼乾燥,以中衛的植被面積,中衛的水流湖泊,你也會誤以爲自己身處江南。

但是我們要去的沙坡頭卻是一片沙漠,旁邊是黃河。剛到銀川的第一天,去沙湖遊玩,也是一片沙漠,而另一邊卻是湖水。沙漠的光景相仿,遊玩項目亦相仿,沙湖是一個人去的,不比沙坡頭多人一起有趣。

沙湖鳥島鳥籠
沙湖鳥島鳥籠看起來倒是挺有特色的

湖南衛視有一個節目叫作「爸爸去哪兒」,有一集便是在沙坡頭拍攝的,中衛各處廣告牌便是「爸爸去哪兒,就去沙坡頭」。我們四人在客棧相約,結伴包車去沙坡頭。客棧是中衛唯一的國際青年旅舍(申請中),叫中衛西北偏北國際青年旅舍,離火車站非常近,老闆是同齡的四川妹子,名字卻顯得男生,喚作陳浩蘭。前一天晚上到客棧時,有早住的陳利嫻姑娘相約明日一起去沙坡頭。

黃河之水略嫌髒了點,景區遊玩,順流而上,見到沙漠時是一處陡坡沙丘。嫻姑娘說需要兩小時,也太誇張了點,我們脫了鞋爬沙丘,不過二十分鐘,只有金霞姑娘拖了後腿。到沙丘之上,遠觀黃河,觀黃河至彎處,沙漠,綠林,河水,黃綠黃的夾層。在沙丘上拍照,一二三跳,腳向外張開,相機連拍,留下空中佇留瞬間。

沙漠中的駝隊
沙漠中的駝隊

沙漠多娛樂項目,滑沙,滑草,滑索,駱駝,摩托,越野等等,可惜只騎過了駱駝。可是卻做過了一少有人做的事,深入沙漠一小時。嫻姑娘玩笑,說穿越沙漠去通湖草原吃烤全羊。一路說笑,打鬧遊玩,拍拍照。中途遇到一位返程的小哥,遠遠的在另一條道上,一人行於藍天與黃沙之間,彷彿天下只剩一人,荒涼的孤獨。

沙漠中的小哥
沙漠中孤獨的小哥

最讓人欣喜的是這沙漠中偶爾冒出的幾點小草,不比花棒之類的樹,看起來那麼脆弱的生命也頑強地生存着。烈日炎炎,沙粒燙腳,在這樣的環境裏頑強地生存着。還有沙漠裏的小甲蟲,頂一弧黑色甲殼,歡快地在沙中奔爬着,也不知道有什麼食物可吃的。

沙漠中的小草
沙漠中的小草
沙漠中的花棒樹
沙漠中的花棒樹

最讓人興奮的卻是滚沙坡,看嫻姑娘放過「滚沙漠」的視頻後,我便時刻惦記着,想體驗一下。終於在沙漠深處尋了一處緩坡,只有我與嫻姑娘兩人,小羅與金霞都沒有興趣。

我們取下眼鏡,橫躺於沙丘之上,雙手抱頭,稍一使力,打個圈,沿了沙坡就勢滾下,一圈兩圈三圈四圈,頭腦便隨了這滾圈發暈起來,天旋地轉,到受不了了時再使點力阻攔滾落的勢頭,稍微又滾了兩圈才肯定住。這個時候是萬萬站不起來的,只覺得腦海裏有一片天,一直不停旋轉旋轉旋轉。我們便躺在沙上,等候身體恢復。

沙漠中合影
沙漠中合影

一路說笑,打鬧遊玩,拍拍照,也不知行了多遠,不知有幾分之幾了,看看時間略嫌晚了,於是返程。在這返程途中,用相機定時拍照,留下了唯一的四人合影。沙坡頭之旅便喚作寧夏的火之歌。

旅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