梁實秋先生嘗談“懶”,謂“懶”字原作“嬾”,從女旁。漢字的考究則不必了,一是目下實行簡體,一是書同文,自然作“嬾”亦是不會有誤的。

梁實秋先生嘗談“懶”,謂“懶”字原作“嬾”,從女旁。漢字的考究則不必了,一是目下實行簡體,一是書同文,自然作“嬾”亦是不會有誤的。

這多少帶點性別歧視,就目前看來,可謂大謬。女同學們可比男同學勤快多了好學多了,且不說朝六暮九,單看成績單也是一目瞭然。如果說是因為長得不好看,所以不得不認真學習,那也說不過去。目下的情形,只要臉上沒長疤,她就敢叫自己美女;而況我所見的女同學們雖說不上沈魚,尚且還是有些姿色的。

考慮一下國內的男女比例,其實更是應該男同學們加點油了。

可是我自己卻又喜歡懶床,不過九點是萬不肯起來的。私下又不承認自己懶,總覺得自己其實一天做了很多事,一天的大部分時候是對著電腦寫代碼。而且又不考研,也沒必要起那麼早。

說起來,寢室的兩位考研的同學倒起得格外早,六點的光景便出門了,是去圖書館排隊。也不知是甚麼樣的一種風氣,學校里佔座的習氣越來越濃,而佔座最甚處便是圖書館了。按我的想法,圖書館怎麼也不是個自習的所在,不另有自習室麼!可是事情就是如此荒謬。最諷刺的乃是圖書館的開館時間是八點。

因為自己沒有體驗,私下以為,倘使六點便去排隊,等到八點,估計到了圖書館,佔了座後便是倒頭大睡了,至少我自己是不得不小憩一下的。當然,也許我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。

也正因了此,若說學校里我最討厭的地方,那自然是圖書館了。當然,哪裡有佔座,哪裡我都會討厭一下的。又忽而憶起有一回是在圖書館,我坐了個被別人佔座著的位置,大約是中午到下午四點的光景,至少在我走的時候,也未見佔座的主人來過。

這個時候我就想,大家要是懶一點該多好,多睡一會兒懶得去佔座,又或者懶得幫別人佔座,該是多麼美好的校園生活!

最後解釋一下,所謂佔座,亦即是把一本破書丟在座位上,表示此座是該書主人的。也不知這究竟有甚麼約束效力,大家竟都被一本破書唬住了。

school reading chines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