陌生人

時常也會想起那樣一個女孩子——一個可愛的陌生人。

我時常見到這樣一個女孩子,是在圖書館三樓的期刊室里,往往於不經意間便瞟見那一髻馬尾,鬼一般的黑色,打個拱垂到了背上。她穿藍白格子外套,細絨織就的,捧了她一身,這還是在春天的時候。實在無法想像,見到她時,多半情形下她是低垂著頭,兩鬢滑落的幾縷青絲遮住了臉,擋住了視線。她撲在桌子上,面前幾本書,還有作業,大約是在學習吧。

我不喜歡學習,可是我喜歡看書。那個時候正在看《小姨多鶴》,是《人民文學》上刊載的一個長篇小說。對於現在的小說,我一向不大滿意,也許是因為骨子裡守舊吧,最多也就買七十年代的書,多半還是花錢在了古籍上面。可是既然圖書館有這樣的資源,也用不著我掏錢,也就順便看一看,倒也不至於太不堪。

然而我竟沒見她借閱過期刊。真的很奇怪,對於一個素不相識的人,我竟如此關注,是因為她是女孩子吧,那麼多的女孩子為甚麼偏偏就選上了她!也實在無法理解,我連她一面都不曾見著,談不上所謂的一見鍾情。只是覺得喜歡,看著這樣一個背景,十分認真的樣子,已經就很滿足了。

有一回是在路上,兩邊的梧桐聳立著,正巧遮了一路陰。走在下面只是一種默契的沈寂。我喜歡用孤獨之類的字眼,也實在喜歡,沒甚麼道理可言。一個人埋頭上在這種林蔭道上,彷彿挺有詩意的。一抬頭,猛然發現圖書館裡的那個女孩子站在我面前。還是第一次見其真容,也是塵世的一張面孔,沒有十分特殊的,可是也應該是一張塵世的面容,畢竟活在了這個世上,也不見得因為我的特別注意就與眾不同了,或者因為我注意的就是與眾不同。只是遺憾。

大約也是嚇了一跳,女孩子一怔,笑道:「我見過你」我卻只覺得尷尬,也只好笑笑,道:「嗯,我也見過你」實在沒甚麼話說了,相互笑了笑,便個自走個自的路了。一樣的梧桐,一樣的路,還是一樣的目的地,不見得因為見了面就有所不同了。

《小姨多鶴》看完了,也就不大去期刊室了,也很少再見那樣一個女孩子。見過面,可是,竟而不大瞭然她的容貌,也實在想不起來,或者不願想起來。更多的時候,也寧願看著那樣一個背景,倒不是說她不漂亮。我喜歡背景,喜歡生澀,一個陌生的人,就當一個陌生的人吧。本身因為自己就慵懶,不相識的人反倒不必理會那許多的人際。

時常也會想起那樣一個女孩子——一個可愛的陌生人。

girl school readi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