碎碎念

謊言是必須的,它給這戲劇性的人生又憑添了一重戲劇感。我經常說謊,以為是很快樂的事情。當然總是在說過後向別人解釋一下,這是一個謊言。

謊言是必須的,它給這戲劇性的人生又憑添了一重戲劇感。我經常說謊,以為是很快樂的事情。當然總是在說過後向別人解釋一下,這是一個謊言。

我們背負著父母的夢時,又常常被安慰著:“書是為自己讀的。”倘使這樣,我想,我們就應該有權利選擇自己所應該讀的書。

小的時候,十分相信鬼神,因而祭墳的時候特別虔誠,生怕褻瀆了神靈。後來上了學,開始相信無神論,以後那祭墳便成了一種儀式。大人們也許相信這世上還是有鬼神的,可是祭墳都是祭的自家的墳,他們大概認為那些親戚鬼魂們是不會來加害自己的。

父母送了我們去讀書,可是他們自己還是迷信著算命,總是在大考時候去算上一卦。我覺得這很有趣,跟他們理論,他們是不會認同的我的觀點的;既然如此,那又為何要送我們去讀書呢!自己都不相信!

想成為藝術家而又沒有甚麼天賦的人,不妨去學畢加索;要玩文學,又資質尚淺的,大可以去作現代詩。這是我對畢加索和現代詩的偏見,我對自己不大瞭解的事物總是懷了偏見。

小的時候想當畫家,我媽媽不許,說我長大了就不會想當畫家了;但是我現在還是想當畫家,我媽媽又說,那是因為我還沒有長大。我覺得這很不可思議。

我媽媽時常向我叨嘮著,我們村子里像我這樣大的有好多都結婚了,有的連孩子都好幾歲了。可是她又時常擔心我在學校里談戀愛。看來我是真的還沒有長大,大人們的心思實在無法參透。

孔子說,唯小人與女子難養也。也不知道是不是孔子說的。我覺得大概不是孔子說的吧,他其實很冤枉,時常要被人附會。如果孔子真說了這樣一句話,他的妻子們應該同他離婚。

我喜歡女子,不喜歡小人,也不喜歡君子。孔子的原意大概是這樣的,唯小人與君子難養也。但是這句話被君子們給篡改了。君子是一個很可怕的群體,也是一個魚龍混雜的群體,但是龍很少,魚很多。

正在寫東西的時候總有人來瞄上兩眼,我覺得很煩,不想給人看。他們說,你寫了不是也一樣要給人看的嗎?我自然是要給人看的。可是有哪個孕婦會給你看她生小孩的過程呢,她最多給你看一下她的小孩。

寫作就像生育,過程是不願給別人看的,能看的是結果。而且生產者喜歡誇耀自己的作品,無論這個作品是優秀還是拙劣。

though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