遺忘

一個早晨,也許是夏天吧,可是早早的已經漫布了吵嚷聲,打碎了懶床的人的清夢。

一個早晨,也許是夏天吧,可是早早的已經漫布了吵嚷聲,打碎了懶床的人的清夢。

是他們要搬家了,人來人往地,不停地將屋子里的東西搬出來放到車上。大清早的時光就這樣埋藏在了一片喧嘩里。然而,也就已經搬完了,到了出發的時候了。

他們離開時要照相,背景便是那一棟小房子,是兩層的普通的樓房,如雪的牆漆里幾行空靈的窗子閃耀著朝陽的光芒。房子旁邊還有另一棟小樓,跟他們的一樣,只是牆漆的色彩不同,是蜂合色的那種黃。

人已經都站整齊了,後一排是三個大人,前一排是兩個男孩子。照相的人叫道:“笑一個,準備了,一,二,三……”然後便是閃光燈里的耀眼的一瞬。

小孩子叫道:“我要跟小雨再照一張。”

兩個小孩子便搭肩站在一起,在胸前擺了個手勢。照相的人再次叫道:“準備了,笑一個,一,二,三……咔嚓。”

小雨拉了拉另一個孩子的手,鬱鬱不樂道:“倪雲,你要記得我哦。”

倪雲使勁點著頭,道:“嗯。照片洗出來了,我就寄給你。”

兩個人依依惜別,他父母已經催了起來——“倪雲,上車了。”倪雲又拉了拉小雨的手,雖然不捨,也還是上了車。

他們家裡開的小轎車走在前面,搬家的大卡車走在後面,將小雨的揮手給遮住了,也將倪雲的揮手給遮住了。小雨直望著他們的車隱去在了路的盡頭,這才回過頭來。

車行在路上,倪雲他父親在前面開車,他跟母親坐在後排。他大概是無聊了,翻起座位上的書來,可是他並不曾看上一眼——也許壓根就看不懂吧。然而他還是這樣翻著,彷彿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。

突然從一本很破舊的書里落出一方東西,倪雲便勾下身來拾起。是一張照片,泛黃泛黃了的黑白照片,背景也是一棟房子,是那種紅瓦的尖頂小屋子,屋前的兩個小姑娘面目已經不太清楚了。

倪雲把照片遞給他母親,問道:“這是甚麼照片?”

母親接過來看了看,突然覺得了驚喜,“咦?這個是哪裡來的?”

倪雲道:“嚕,這本書里——這是誰呀?”

他母親盯著照片看了很久……也是像今天這樣的日子吧,她那時還小,跟著父母搬了家,她也有她的小朋友,兩個人便照了相,留作紀念。這照片一直伴著她,從初中到高中到大學,直到結婚。其實是在結婚的時候將照片弄丟的。她對她一直是很懷念的,大約過去的記憶總是美好的;現在這照片失而復得,她覺得很高興。

倪雲又問了一遍,“這是誰的照片?”

母親終於回過神來,道:“媽媽小時候的。這個是媽媽的朋友,就像你跟小雨一樣。”

倪雲問道:“那你去看過她沒有?她現在好不好?”

怎麼沒去看過?她是婚後回了趟那裡的,房子還在那裡,可是整個村子已經荒廢了,大部分的人都離開了那裡,出去另謀生路。紅瓦還是紅瓦,卻已經坍落了許多,門口長滿了荒草,到處散髮著一種荒涼的氣息。

可是她說道:“嗯,她很好。”

她掏出了錢夾,將照片收了進去,然後又將錢夾放在了口袋里。

車仍舊開著,駛向無盡的遠方……

family 童年